在这个时代我们为什么一定要看欧洲杯呢?

2020欧洲杯在推迟了一年后终于和大家见面了,伴随着西瓜的甜,冰镇可乐的爽,意大利揭幕战上的“射门训练”,那个记忆中的足球夏天又回来了。

每个人看足球都有自己不同的角度,有的资深球迷会拿出一堆阵型图、数据资料在各大论坛上洋洋洒洒讨论着战术想法,那一刻他仿佛是德尚、恩里克、曼奇尼附体;

还有些刚刚入坑的球迷,哪怕他们连球员球队的名字都分不清,也不妨他们成为C罗、格列兹曼的“人迷”,芒特、维尔纳、哈弗茨的“男妈妈”,西班牙莫雷诺、莫拉塔的“颜值粉”。

在选择越来越多元化的当下,似乎年轻人,甚至中年人的生活里,足球已经远不像以前那么不可或缺了。那么这届杯赛到底有哪些看点,值得让我们再为足球疯狂一夏呢?

本来为了迎接欧洲杯六十年,欧足联在很早就决定2020年的欧洲杯不设主办国,而是以类似“巡回展”的方式,由12座城市共同举办。

让欧洲足球一个夏天都沉浸在同一个欧洲杯主题下,这个策划固然不错,可是谁也没想到,当足球遇上了百年难见的疫情,这份策划就显得“不合时宜”了。

尽管欧洲疫情并没有完全“斩断病根”,就在我们发稿时,瑞典和西班牙阵中都还有因新冠无法参加欧洲杯第一轮小组赛的球员。

但比起去年这时候欧洲主要联赛连空场复赛都显得异常紧张,今年在十二座欧洲杯举办城市中只有两座城市不愿意疫情下继续承办,已经是谢天谢地。

当然在疫情下能如常举办欧洲杯,一定是尊重各地防疫政策为前提。比如像大部分球场的入场观众人数仅占球场总容量的25%左右,俄罗斯圣彼得堡、阿塞拜疆巴库两座球场的允许上座率只达到50%,从中就能看出各国对欧洲杯这样大规模赛事依然抱有相当谨慎的态度。

同样也是因为疫情的影响,参赛国可报名的球员也从23人增加到了26人,尽管每场比赛报名人数还是在23人,但这多出来的三人机动,也算是欧足联应对这次疫情下的欧洲杯所做出的调整变化。

有人会问西班牙坚持只带24人,是真的强到打遍天下无敌手,不用再带上其他人应对不同的突发情况吗?

关注过这一两年西甲和西班牙足球就应该知道,如今的西班牙在褪去上一个十年黄金斗牛士光环后,无论是从巨星吸引力,新人培养力,商业化流量影响力几个方面都在进入一个低谷期。

也正是西班牙足协定下练兵这个调子,恩里克才敢大笔一挥将拉莫斯、纳乔等“皇马系”老臣都排除在西班牙大名单之外,这也让恩里克和西班牙队多了几分舆论关注度。

大多数英国媒体这次口径一致,既没有过多吹捧这些英格兰新时代妖星,也没有大声高呼“足球要回家”,倒是像费迪南德这样的英格兰名宿总是在媒体舆论上在帮英格兰队热度减压。

妖星再多也需要比赛成绩实地检验,或许就像穆里尼奥所说,一旦英格兰能过了抗压这一关,他们确实有理由期待在欧洲杯上有更好的表现。

说到抗压,英格兰和意大利总是站在正反面。大家总会说足坛假象就是英格兰很强,意大利很弱,说得无非是英格兰看起来牛气冲天的纸面阵容,最后实际上总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拿不出应有的成绩。

本届杯赛意大利的出征同样低调,尽管曼奇尼的意大利对防反主义有了全新的定义,让这支全新的意大利自2018年9月以来未尝败绩,2020年10月以来一球未丢。

曼奇尼的长信中,给人印象最深的是这句话,“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在意识到这件蓝色球衣和意大利民族的力量的情况下参加这项赛事,我们将会重视比赛的每一分钟,我们将会像孩子们刚刚开始踢球时那般,轻松愉快地踏上球场,但我们也将会承担代表这个世界上最强大、最美丽国家之一的民族所应当承担的责任。”

团结的意大利队将爆发出怎样的能量,1982年世界杯冠军意大利,2006年世界杯冠军意大利已经在历史中告诉我们答案。

上届欧洲杯亚军世界杯冠军的法国,上届欧洲杯冠军的葡萄牙,以及上上届世界杯冠军的德国,新仇旧恨一锅炖,确实是相当吸引眼球。

其中法国和葡萄牙不用多说自然是高调出征,志在夺冠或卫冕,这也确实得益于在其他传统豪强都在经历换血挣扎时,这两支队伍有着非常不错的人才储备,纸面阵容上几乎看不到什么短板,有巨星有妖星有绿叶甚至有背锅的,很难不把他们列为夺冠热门。

当然大热必死的定律也要牢记,像法国这把还没开打就又有闹内讧的前兆,要是真因为大赛前这点事闹得最后不欢而散,那本泽马可真是表示太无辜了。

德国这次更像夹在法国和葡萄牙之间的小可怜,哪怕勒夫重新招回了穆勒和胡梅尔斯这些老臣,大家对勒夫的口诛笔伐依然没有停止,或许不少德国球迷早已经开始憧憬弗里克治下的德国队了吧。

看来强者也不一定恒强,尤其是在欧洲这地方,谁都很难说是绝对弱旅,像上届世界杯亚军克罗地亚,上届欧洲杯四强黑马威尔士,FIFA世界排名第一的比利时,也都并不打算做等闲之辈。

哦千万别忘了,还有藏着潘德夫这样老妖的欧洲新军北马其顿。像今年这样的乱局,杀出一匹黑马如1992年丹麦一鸣惊人,又或者复制2004年希腊神话,大家也千万不要觉得奇怪。

像C罗、本泽马、姆巴佩、格列兹曼、凯恩、德布劳内、克罗斯这种焦点人物不必说,往那一站就是强队中自带流量的英雄。另外贝尔、莫德里奇、莱万、津琴科、潘德夫、德佩这些不在传统夺冠热门球队,但依然会是各自球队里倚仗的大腿人物,可都是英雄的代名词。

同样容易出英雄的,还有这波憋了五年劲努力成长的孩子们。桑乔、福登、菲尼克斯、佩德里、哈弗茨、德里赫特、F托雷斯这些早已成名的小妖被寄予厚望不必多说,像穆夏拉、格拉文贝尔奇、多库、贝林汉姆也都可能在大赛一战成名。

大赛中还有一类球员是很容易出名的,那就是门将。在这种动辄突然死亡的比赛中,在这种有着十二码点球轮盘赌的比赛中,门将是英雄还是“罪人”,往往成为左右比赛的关键。

当然在流量时代,我们不能忽略的还有一些另类英雄,他们以各种戏精的方式,被球迷们所津津乐道,这样的流量英雄包括但不限于:

“双逆足”莫拉塔,“miss之王”维尔纳,“奇行种带球”斯特林,“薛定谔”阿扎尔……只是这次这样的另类英雄里没有了那个被称为林皇的男人,还真是这个夏天欧洲杯的一大损失啊。

不管你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什么样的想法,2020欧洲杯它真的来了。享受吧,呐喊吧,释放吧,有足球有汗水有激情才是青春里完整的夏天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