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法国冬季文学回归啦!500多本新书上市这些作品你值得一看……

为啥今年会一次性上新这么多书呢?因为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马上就要来临了,有传统(或迷信)认为,在总统大选年的春季出版书籍是有风险的。其实出版商们就是不想跟这一大事撞车,希望自家的作品能获得更多的媒体报道和关注量,因此就造成了如今这一局面。但无论如何,这对我们读者来说都是件好事,因为有好多有趣的新书可以阅读啦!今天,小编就给大家介绍一些

最令人期待的要属米歇尔·维勒贝克(Michel Houellebecq)的新作 Anéantir,该书于1月7日在法国出版。

米歇尔·维勒贝克是名法国小说家、诗人和电影导演。1998年他凭借着《基本粒子( Les Particules Élementaires )》一举成名,该小说英文版获得2002年国际IMPAC都柏林文学奖。2010年他凭借《地图与疆域( La carte et le territoire )》获得龚古尔文学奖。他在2020年出版的《血清素( Sérotonine )》于两天内就售出了9万册,在豆瓣上也获得了9.6分的好评。

Anéantir 混合了间谍、政治、神秘和浪漫主义。小说设立的背景为2027年法国总统选举期间,即将离任的总统虽然没有名字,但明眼人都看得出那是埃马纽埃尔·马克龙。然而,小说中却出现了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 )和埃里克·泽穆尔(Éric Zemmour)的名字。小说主人公Paul Raison是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Bruno Juge的顾问和知己,也是法国对外安全总局(DGSI)前公务员Édouard Raison的儿子。离总统竞选的日子越来越近,神秘的网络攻击却开始发生。这些攻击的复杂性让DGSI最优秀的计算机科学家都束手无策。有一则视频甚至模拟了Bruno Juge部长被断头台虚拟斩首的场景。这种网络使选举的气氛变得异常沉重。这位即将卸任的年轻总统已经完成了他的第二个任期,他放弃了在他的第一次选举之前对重建国家的幻想,却给国家创造了一些不稳定且低薪的工作岗位。选举的候选人包括经济部长和一个类似于法国媒体人物Cyril Hanouna的角色。而在民意调查中,一位年轻的极右翼候选人出乎意料地成为了黑马……

这部700多页的小说并没有以尖刻的方式讽刺法国政坛,而是更多地探讨了信仰与爱:Paul Raison与他的妻子(一名财政部官员)的关系因总统竞选变得紧张;因为父亲的突然中风,Raisons与他许久不联系的兄弟姐妹的关系却开始缓和。然而此时,Paul Raison本人却病倒了……

Éric Vuillard是法国作家、电影制片人和编剧,擅长写历史、记叙类题材,曾于2017年凭借着讲述德国纳粹党的L’ordre du jour 获得龚古尔文学奖。他的新书Une sortie honorable 则揭秘了印度支那的殖民资本主义,于1月5日在法国出版。

印度支那战争是最漫长的现代战争之一。然而在法国的学校教科书中,它几乎不存在。 Une sortie honorable 以一种强大的叙事感,讲述了世界上两个最强大国(美国与法国)是如何通过惊人的历史逆转,输给一个小民族——越南人的,并将我们带入导致这场灾难的利益纠葛之中。

1956年3月,法国被迫取消摩洛哥的保护国地位,承认其为独立国家。本书讲述了在1968年,独立了的摩洛哥正在努力建立其新的身份,它在固守成规与西方现代性的虚幻诱惑之间徘徊,在对民族形象的迷恋和耻辱的伤痛之间纠结。正是在这一迷茫的时期,在享乐主义与压抑之间,新的一代不得不作出选择。

皮耶·勒梅特尔(Pierre Lemaitre)是法国著名侦探小说家。他在2013年凭借《笼子里的爱丽丝( Alex )》获得国际匕首奖(由英国推理作家协会(Crime Writers Association)专门颁发给有英译本的犯罪推理小说的国际性奖项),同年又凭借《天上再见( Au revoir là-haut )》获得龚古尔文学奖,成为历史上罕见的在推理文学和纯文学两个领域都获得最高荣誉的作家。(《天上再见》也改编成了同名电影,感兴趣的戳👉 狂揽凯撒奖13项提名和5项大奖,这部IP电影的原著居然这么好看! )随后,在2015年和2016年,他的两部推理作品 Camille 和 The Great Swindle 再次接连获得国际匕首奖。

故事发生在1945年至1975年的法国,这三十年法国经济快速成长,并且建立了高度发达的社会福利体系,因此被称为“辉煌三十年”(Trente Glorieuses)。这本小说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年代:三个爱情故事,一个告密者,一个迷路的少年,两个队伍,佛祖和孔子,一个雄心勃勃的记者,一个悲剧性的死亡,猫Joseph,一个难以忍受的妻子,一场肮脏的交易,一个隐姓埋名的女演员,一场堕入地狱的过程,那个白痴Doueiri,一个神秘的口音,来自Lamberghem的女邮差,家用织布的大促销,回顾过去,唤起一丝异国情调的香气,一份来之突然却又不可抗拒的激情,还有几起谋杀案。

Connemara 是一个与过去和解的故事。Hélène快四十岁了。她出生在法国东部的一个小镇上。她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有自己的事业,有两个女儿,住在Nancy山上一个建筑师设计的房子里。她完成了出版杂志的计划和她青少年时期的梦想:离开家乡,改变自我,获得成功。然而,她依旧感到自己浪费了时间,岁月流逝,一切都令人失望。

另一边,Christophe刚刚过完自己的四十岁生日。他从未离开过他和Hélène一起长大的村庄。他不再那么英俊了。他喜欢和朋友聚会,往往把需要做的努力和决定推迟到明天。现在,他以卖狗粮为事业,梦想着能再次像他16岁时那样打曲棍球,他与父亲和儿子一起生活,小日子过得不紧不慢。你会认为他在所有方面都失败了。然而,他相信一切仍有可能。故事便从Hélène回到家乡开始……

Pascal Quignard是法国著名小说家和散文家。他在少年时期曾患自闭症,这对他日后的创作生涯影响重大。他的代表作有:1998年获法国文化大奖的《秘密生活( Vie secrète )》;2000年获法兰西学院小说大奖的《罗马阳台( Terrasse à Rome )》;2002年荣获龚古尔文学奖的《游荡的影子( Les Ombres errantes )》。今年1月6日,他带着新作L’amour la mer回归。

“每一个男人,每一个女人,如果为爱设限,这就不是爱。任何为爱设定目标的人或动物,都不是爱。谁为爱强加了内容,就不是爱。梦想有家、有房子、有孩子、有金子、有奖赏的人,就不是爱。追逐名誉、社会地位、一匹马、一辆车的,都不是爱。追逐锦标赛的冠军、宗教的廉正、清洁、食物的精致、场所的有序、花园的护理,都不是爱。假装进入一个不属于自己的群体的人,哪怕只是为了达到最安全的目的,也不是爱。追求文化、美德、勇气、经验、骄傲、知识的,并不是爱。在怀抱中,上帝和我都死了。” L’amour la mer 就是这样一本探讨爱的哲学的书。

Frédéric Beigbeder在Saint-Jean-de-Luz的一家画廊里浏览时发现了一幅画:在一个小屋中,一张扶手椅上铺着条纹坐垫,前面是一张作家的书桌,上面有墨水瓶和笔记本,面向一个奇特的异国风情海滩。这幅画使他产生了梦想,他买下了这幅画,并决定在这个小屋里的这张桌子上写作……

没有什么能把5789号夜车上的乘客联系起来。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当他们穿越沉睡的领土时,他们中的十几个人产生了亲密关系和信任,随着交流的深入,秘密也随之诞生。在这些表象的背后却是生命的脆弱,这些乘客都是疾病或时代暴力的受害者,是试图摆脱孤独、常规或谎言的旅行者。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到了黎明,有些人将会死去。

这部小说讲述了当下的重要性和生命的脆弱,它以其强大的悬念提醒我们,没有人可以控制自己的命运。

十八岁时,Nouk认为世界将发生改变。Nouk叛逆、傲慢。当Olaf把她带到他的出版社时,她无法想象他将与她分开。但他确实这么做了。但对Werther来说,情况就不同了。这位伟大的编辑,古怪而富有远见,成为了Nouk的导师。但事实将证明他并没有能力保护她。

充满讽刺、诗意和强烈的幽默感, Les Enchanteurs 清晰地审视了职场中的性与权力。Geneviève Brisac在本书中表达了幻灭、愤怒和忧郁,这是一首反抗的赞歌,但也是生命的赞歌。

David Foenkinos是名法国小说家、剧作家、编剧和导演。2009年,他凭借着 La Délicatesse 一举成名。该书入围了雷诺多、龚古尔等所有文学大奖的名单,并突破了一百万册销售量。今年1月6日,他的新书Numéro Deux出版。

从1999年开始,电影《哈利波特》开始选拔扮演男主角哈利波特的小男孩。数百名演员参与了试镜,最终只剩下两个候选人, Numéro Deux 讲述的就是那位没有被选中的男孩的故事。

一个人如何摆脱从小就讨厌的母亲呢?解决办法大概是绑架她,让她慢慢消失。但要做到这一点,你必须设法在一个有坚定想法的罗马尼亚女人的帮助下欺骗其他人,放弃一个在他怀里你可以忘记自己的情人,并摆脱几个好心的医学界人士……

Maruska Le Moing以辛辣的幽默与恰好的柔情,上演了一个女人在一个可怕的封闭环境中变疯狂的过程。

伊维萨岛的居民说,从奥德修斯(Ulysse)手中逃脱的美人鱼藏在Es Vedrá,这是一个邻近的小岛,拥有令人眼花缭乱的斜坡和迷人的美景。美人鱼的歌声已经被那儿的电子音乐声淹没了。

在长达二十年的漫漫长夜中,Juan在他的转盘后面演奏的正是这种音乐。20年让所有人跳舞,20年疯狂的派对,但他从未接触过实地。

Les Sirènes d’Es Vedrá 讲述了一个男人在接近40岁时的职业生涯高峰期因为坠机而仓促退休,以及他在阿尔代什省南部的一个小村庄艰难醒来的故事。当你周围的一切都在崩溃时,你如何重塑自己?

这是一部充满自嘲意味的史诗。40岁,说年轻,但已经不能再抱有幻想,说年老,却仍存在开启另一种生活的可能。这也是一场内心的革命,一个令人难忘的爱情悲剧,一个斗争中的乡下世界的写照。这部小说有趣、感人、有震撼力,讲述了我们是谁,我们想成为谁,以及面对生活中的突然和残酷的必要性。

作者Tom Charbit出生于1977年,在教授了一段时间的政治学和社会学之后,他离开巴黎前往勃艮第,在那里他成为一名陶艺家,然后在阿尔代什定居。 Les Sirènes dEs Vedrá 是他的第一部小说。

有几个声音仍能传到Louise的右耳,但左耳什么都没有了。Louise从小就把自己建立在一个中间位置——既不能完全听见声音,也不是完全的耳聋——但在上一次耳鼻喉科检查中,她的听力急剧下降。面对这种不可避免的损失,她的医生建议进行人工耳蜗植入。这个手术是不可逆的,而且会对这位年轻女性的听力产生严重影响。她将失去本就微弱的自然听力,而改用合成听力,随之而来的是她与世界的独特关系,充满了诗意的图像和阴影。

在这篇充满幽默和温情的文章中,Adèle Rosenfeld通过探索语言的缺陷和想象的力量,来表现对沉默的恐惧。 Les méduses nont pas doreilles 潜入聋人和重听者的世界,是一部耀眼的处女作。

由于篇幅原因,小编只能介绍到这里啦,以上这些只是这次文学回归季的一部分,优秀的作品还有很多,想要了解更多新书内容的小伙伴可以上Livres Hebdo网站的“Rentrée dhiver 2022”板块查询哦~

注:文章系法语人专稿。未经授权,谢绝转载。如需转载,请查看“法语人”公众号(ID:fayuren123)菜单栏的转载须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